頁面版權所有 廊坊陶然居家具有限公司    冀ICP備09033756號-2   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北京分公司      全國服務熱線:0316-5655-127    后臺管理

  • 121

生活在明代美學中

瀏覽量
【摘要】:
住家入口處的竹影與RichardWinkler雕塑,襯托明式黃花梨屏風的素雅。(龍國雄攝)陳女士是本地第四代土生華人,成長期間正值中國文化大革命,在她印象中,當時的中國彌漫著“紅色恐懼”,待到大學從理科轉修文科,才驚嘆中國悠久的歷史文明。她結婚時,建議丈夫別買現代家具,而買長久使用、永不過時的中國古典家具。?30多年后,夫婦倆是本地屈指可數的中國古典家具藏家,鐘情于明代家具(也有部分清代早期家具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住家入口處的竹影與Richard Winkler雕塑,襯托明式黃花梨屏風的素雅。(龍國雄攝)

陳女士是本地第四代土生華人,成長期間正值中國文化大革命,在她印象中,當時的中國彌漫著“紅色恐懼”,待到大學從理科轉修文科,才驚嘆中國悠久的歷史文明。她結婚時,建議丈夫別買現代家具,而買長久使用、永不過時的中國古典家具。

 

30多年后,夫婦倆是本地屈指可數的中國古典家具藏家,鐘情于明代家具(也有部分清代早期家具),因其風格造型樸素簡潔,設計樣式多出自士大夫之手,交由出色的木工制作而成,極具意匠美,與清代馬背上游牧民族的浮夸審美觀有天淵之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陳女士將住家面積翻新擴大一倍,以容納原本收在倉庫的明代家具;雞翅木六柱架子床是客廳的焦點。(龍國雄攝)

夫婦倆性情與明代家具一樣含蓄低調,不愿姓名見報,也不慣張揚。盡管家里猶如明代家具博物館,熟友之外,鮮少讓人參觀。他們在2000年翻新擴大住家空間一倍至7000平方英尺,就是為了展示“心肝寶貝”,與之朝夕相對。

陳女士受訪時說:“家具收藏最大的煩惱是空間。之前限于空間,一半藏品收入倉庫,現在得以擺出來,與它們共同生活,時間越久越是開心!除了三四件超大件家具還收在地下層,藏品大多派上用場。收藏家具是為了享受,而不是束之高閣。”

 

書畫雕塑點綴明代家具

 

盡管家有女傭,但是夫婦倆堅持定期親自為這些“寶貝”涂上昂貴的有機核桃油加以保護。主要藏品有:七張大床(包括六柱架子床、羅漢床)、八對椅子、八張書桌畫案、三張長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明式黃花梨羅漢床文革劫后余生,現已修復,伴以一對唐代石馬。兩旁一對玫瑰椅造型秀美。(龍國雄攝)

      陳女士覺得,明代家具的簡單素雅,很容易融入現代家居。明式家具造型優美、穩重、簡樸,各組件的比例,講求實用與審美的一致,裝飾講究少而精,淡而雅,每一個細節都值得欣賞、推敲。以黃花梨、雞翅木為主的明代家具予人溫暖的感覺,主人家選用手工編織布料、11到13世紀石罐、書畫雕塑等點綴,柔和家具的剛硬線條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核桃木馬蹄背扶手椅。(龍國雄攝)

 

     客廳里,明式雞翅木六柱架子床配搭泰國手工紗線扎染織品,明式圈椅旁桌幾擺著黃榮庭的胖女雕塑。二樓走廊,明式書桌配搭本地畫家蔡逸溪畫作。書房內,充當書柜的明式架格以鐘泗賓油畫襯托。整體環境簡潔典雅,畫作雕塑經常更換,也將稀有的明式榻具鋪上玻璃,當桌子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明式黃花梨書案的走獸紋牙頭雕刻精細,這類裝飾與結構緊連。(龍國雄攝)

 

     最初出于無知,夫婦倆購買一張“古典”家具后發現,家具上的圖案與華人文化無關,捐了出去,當做交“學費”。他們開始認真閱讀研究中國古典家具專書,包括:明代木工用書《魯班經》、德國古斯塔夫·艾克(Gustav Ecke)的《中國花梨家具圖考》、中國王世襄的《明式家具珍賞》《明式家具研究》、安思遠《中國家具:明清硬木家具實例》等,藏在二樓書房“明室”內,與明代黃花梨六柱架子床、官帽椅、架格為鄰。他們有共同的興趣愛好,常與國內外古董家具店業者交流,也到國外博物館中國古典家具館欣賞館藏。

夫婦倆不諳中文,不會說華語,無法親自到中國大陸看家具,轉而委托本地家具商代為尋找。這些“劫后余生”的明式家具非常骯臟,有待修補,必須一一拆散各組件,加以清洗,重新組裝,并拍下。藏家的購藏原則是:凡修補超過一成的家具就不能視為真品。有專家反映,他們有些家具過分清理,喪失數百年歲月養成的光澤,估價比市價低些。陳女士不無遺憾地說,因為要使用就得清理,而不僅展示它們啊。

 

拍賣價20年來飆漲多倍

 

這八九年來,夫婦倆已沒買什么明式家具,因為市場上再也找不到上好家具,反而充斥著一堆仿品。陳女士說,當今仿品做得很像真品,唯有將家具解構、重組,才能辨別真偽。明式家具結構源于建筑學的梁架結構,橫者為梁,豎者為架,結構嚴謹,用材合理,絕無多余與浪費,內在各部件間采用榫卯連接,精準細密,銜接處做工復雜高超,無法仿造。她以前有熟悉的工匠協助解構重組家具,但現在找不到人做,解構家具前得三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明代黃花梨六柱架子床的雙龍紋與卷草花案浮雕裝飾,是典型明式圖紋。(龍國雄攝)

      朋友說:若用買古典家具的錢去買房子,回報更高。陳女士以為,家具的回報是“每次經過看到它,摸它,很開心。坐在有數百年歷史的家具上的感覺太棒了!”

 

其實,明式家具價格20年來飆漲多倍,非常昂貴,讓夫婦倆難以下手。1996年9月19日的紐約佳士得“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專拍”,107件明清古典家具以1120余萬美元沽罄,其中一件17世紀黃花梨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風以110.25萬美元成交,中國古典家具首次沖破百萬美元大關,是躋身世界級拍賣品行列的標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樓走廊上,一對明式黃花梨官帽椅、畫案與本地畫家蔡逸溪作品配搭得宜。(龍國雄攝)

       2015年3月紐約佳士得美國藏家(譽為“明朝之王”)安思遠專場上,明17世紀黃花梨圈椅一套四張以968.5萬美元成交,創下黃花梨家具拍賣世界紀錄。過后,香港嘉德春拍“1間房——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”專場11件明式家具精品以5370萬港元總額成交,其中,晚明黃花梨玫瑰椅六張成套以2990萬港元成交。買家主要是中國富豪。

    只收不賣的夫婦倆至今僅“讓”出一件清早期的屏風,因為并不那么吸引人。陳女士說:“收藏過程中有時買到的家具并不完美,但學會了享受它。這就行了。當前,上好的明式家具越來越稀有難買,我們愈發珍惜家里有的一切‘寶貝’。”

 

 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〈本篇內容編輯整理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,如有涉及侵權,請聯系我們,我們立即刪除,或對此進行說明〉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开元棋牌官方下载 江苏时时诈骗案 山东11选5最精准的计划 澳门5分彩开奖号码 江苏时时开奖视频 粤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囹 广西11选五值三 天津市时时彩开奖 北京时时开奖网站 街机足球世界杯下载 体彩排列五计算器 龙虎和时时走势图 辽宁11选五玩法 幸运28app官网下载 江西新时时开奖记录 足球比赛文字直播